“南展西扩东进” 冰雪产业正在成为“热经济”

发布日期:2023-12-03 07:59    点击次数:77

  从冬奥到大众冰雪,一年多的时间里,“冰丝带”“雪飞天”“雪游龙”“雪如意”等冬奥场馆相继向公众打开大门。其实,北京“冬奥会”留下的不仅是奥运场馆,富有经验的冰雪人才也是一笔重要的财富。国家高山滑雪中心“雪飞燕”地处北京延庆的海坨山中,赛道最大垂直落差超过900米,北京冬奥会时,这里承担了高山滑雪11个小项的比赛,坡陡面滑让运动员们感到刺激和挑战。去年11月,国家高山滑雪中心迎来了北京冬奥会后的第一个雪季,17条高山雪道全新亮相。这些原本为专业比赛设计的高难度赛道,在经过重新规划后对公众开放。雪飞燕让普通滑雪爱好者能够在冬奥同款赛道上,尽享滑雪运动的魅力,但这里的特殊条件也给救援提出了挑战。作为冬奥遗产,曾经在这里服务冬奥的高山救援队被整建制保留,他们是国内唯一具有高山滑雪顶级国际赛事救援经验的救援队。如今,他们从赛时保障进入了雪季保障,这次他们救援的对象是滑雪爱好者。

  高山救援队:从冬奥赛场到大众冰雪

  眼下已是2月下旬了,但国家高山滑雪中心依然人气不减,高山救援队的工作仍然忙碌。

  巡逻队员:报告指挥中心,B2雪道发现受伤人员,需要救援。

  高山救援队队长 高宇:好的,收到,B索上站人员马上实施救援。

  接到指令后,4名救援队员携带装备立刻出发,不到3分钟就赶到了现场。

  救援队员迅速给这位伤者做了简单的检查,用夹板固定住了受伤部位,随后进行转移。

  救援队员将伤者送到高山滑雪中心的医疗点,如果伤情严重,会转运到专业的医疗机构进行救治。从崴脚、骨折等外伤,到突发心血管疾病等,救援队都要第一时间进行施救。此外,防护网受损、游客上到高级雪道不敢往下滑等,也需要救援队员出动。

  高山救援队队长 高宇:比如说有安全网被游客撞倒或者是有风吹倒了,我们巡逻队员也随时要到达现场,大概每半个小时都要去巡查一次雪道。夏季的时候,因为这个奥林匹克园区也是对外营业的,有观光旅游的项目,我们也要保障他们的安全,这是我们的职责。

  2018年,为了服务好北京冬奥会,国家高山滑雪中心山地运行保障团队成立了中国第一支国际雪联认可的雪上赛事救援队——高山救援队。层层选拔出来的队员们在学习和培训中,掌握了高山救援技能。冬奥会期间,这支队伍参与了41次救援。冬奥会对救援时间有着严格要求,4分钟之内要到达现场,15分钟之内要把伤员转送到医疗站。高山滑雪中心从赛场转换成大众雪场时,这个要求也被保留了下来。目前,救援队的17名队员中,有12人参加过冬奥会。

  高山救援队队长 高宇:我们还是以冬奥的保障标准来去保障大众滑雪,包括技能,包括所有的装备,都是依照冬奥会的一个标准来进行的,没有缩减。

  救援队员张博说,他们全身的装备在50至70斤,这个背包是他们救援时随身带着的,别看不大,却有20多斤重。

  高山救援队的队员们,来自全国各地,平均年龄不到30岁,他们都把这片雪场当成了自己的家。山上山下两点一线的生活,虽然有点枯燥单调,但大家在一起也热热闹闹。这个雪季预计3月初结束,队员们会有短暂的假期。

  随着高山滑雪中心的运营进入正轨,高山救援队也不断地招募新队员。这群年轻人秉着对冰雪运动的热忱,驰骋在这片高山雪场里。

  高山救援队队长 高宇:我们对雪的感情不是说一般人能比的,通过保障冬奥会,对赛道或者是雪场有很深的感情,我们会一直持续下去,把冬奥精神延续下去。

  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持续推进

  为推动冰雪运动普及,国家实施“南展西扩东进”战略,让冰雪项目从北方走向各地、从冬季走向四季。2022年11月,国家体育总局、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多部门共同印发《户外运动产业发展规划(2022-2025年)》,提出要“形成东西南北交相呼应、春夏秋冬各具特色、冰上雪上协调并进的发展格局”。目前,很多省区市都出台了促进冰雪运动和冰雪产业方面的专项政策。魏庆华是北京冬奥会张家口赛区一个山地运行团队的中方负责人,他已经跟冰雪运营打了三十年的交道。在冬奥会结束后,魏庆华的人生轨迹也发生了转变,他从一名造雪师转变为冰雪产业的运营规划师。一年多来,魏庆华在浙江、四川、山西、陕西、新疆等地进行冰雪产业规划,助推做冰雪产业发展的大区域规划。

  魏庆华:从山地运行经理到冰雪产业规划师

  2月份的这个周末,张家口崇礼的滑雪场上依旧人气旺盛。慕名而来的不仅有滑雪爱好者,还有来自新疆伊犁的冰雪产业考察团,这也是近期来崇礼的第四批考察团了。

  张家口崇礼区古杨树场馆群特聘运营专家 魏庆华:大家也看一看奥运会这个地方的雪场的开发和运营,尤其这个地方是当下中国最大的一个滑雪产业聚集区,也到这来取经吧。

  冬奥结束后,张家口借势冬奥,持续放大冰雪旅游品牌效应,今年春节期间,崇礼七大滑雪场共接待游客15.69万人次,综合收入1.48亿元,这样的数据,吸引了有冰雪资源的城市的目光。

  新疆伊犁州文化和旅游局规划发展处负责人 王涛:冬奥会开完以后,不光是在这边,包括在新疆,我们也能明显地感觉到冬奥对整个冰雪经济,尤其是冰雪运动带来的非常大的引领,我们非常羡慕崇礼的产业发展的度,包括市场的活跃度。

  首先强烈感受到冰雪产业活跃度的,当属冰雪产业规划师了。魏庆华在冰雪产业已经摸爬滚打了30多年,还参与了冬奥会部分赛事和场馆的运行工作,这一年来他和他的团队不仅在张家口、山西、陕西、浙江等地,进行了滑雪场的规划和运营提升改造,还在新疆乌鲁木齐、阿勒泰等地进行冰雪资源的摸底调研,做冰雪产业发展的大区域规划。

  张家口崇礼区古杨树场馆群特聘运营专家 魏庆华:我觉得是一个冬奥会是一个极大的利好,使人们通过一个赛会对冰雪运动有新的认识,更多人投入其中,我们现在一个雪季有2000多万人次滑雪的市场规模,我相信未来成熟的时候会有6000万甚至8000万这样一个规模。

  冰雪产业正在成为“热经济”

  北京冬奥会后,中国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的步伐不断加快,冰雪运动被越来越多的中国人热爱。相关产业研究报告预计,2022至2023年冰雪季,我国冰雪休闲旅游人次将接近4亿,产值突破8000亿元。如今,不论是南方人还是北方人,都难以抵挡冰雪运动的乐趣。通过“带动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冰雪产业正在成为“热经济”。在位于祖国南方的广东,冰雪运动也在持续升温。

  南方也圆冰雪梦 冰雪运动收获多

  在广东广州的一个室内滑雪场,近期每天都会迎来不少滑雪爱好者,单日高峰客流达到了7000人次。

  有着6年滑雪经验的爱好者黄凌琳,一到周末她就会和朋友们一起,享受在雪上自由驰骋的感觉。2017年,黄凌琳在一次旅行途中偶然接触了滑雪,就一下子爱上了这项运动。后来,她发现广州也已经开始陆续建起了室内滑雪场,在家门口就可以继续圆她的冰雪梦。

  滑雪爱好者 黄凌琳:我很享受滑雪这项运动,你听见风在耳朵边上吹过的那种声音,然后速度带给自己的那种快乐,其他运动没有办法带来。

  在她的带动下,身边越来越多的朋友加入滑雪运动当中。而2022年在北京举办的冬奥会,更是掀起了冰雪运动的热潮。

  滑雪爱好者 洪莫晨光:最开始学滑雪就是因为那个时候,谷爱凌从冬奥那个跳台上面飞起来的时候,特别帅,我也想去学,但是对于我们这种大众滑雪,可能就不能去上跳台了,所以就在雪道上面滑一滑,也是很开心的一件事情。

  近年来,南方越来越多地方建起了冰雪场地,开展青少年滑雪营地活动,并针对儿童和成人开设专业滑雪体系课程,帮助零基础的学员系统学习滑雪。

  滑雪爱好者 李凯:建了非常多的雪场,参与这项运动的人也是越来越多。越来越多的家长送小朋友过来,参加专业的冰雪运动培训,现在的小朋友水平也非常高,我这种水平已经赶不上小朋友的水平了。

  在圆梦冰雪的过程中,很多人不仅感受到了冰雪运动的乐趣、提高了专业水平、结识了更多的朋友,还拥有了很多意想不到的收获。

  滑雪爱好者 张婷:在最初刚接触滑雪的时候,我觉得挺难的。然后当你真的想去尝试一件事情的时候,你会发现,你努力去做了,然后它真的就成了。其实就跟我们的生活也很像,一开始的时候你觉得这件事情很难,想要习惯性往后躲,但是你发现你迎面上去的时候,去努力去做的时候,就一切都过去了,一切都能解决。

  滑雪爱好者 王瀚霆:滑雪这项运动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不管是各个年龄段我都会一直坚持下去,热爱这项运动。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李桐




栏目分类
相关资讯